福彩幸运武林开奖|幸运武林基本走势图|
【女神主播-吳宇舒】(07)【作者:shisu1235】   校園小說 
字數:25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喔喔喔喔喔痾痾痾痾痾痾……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大大哥哥大大哥哥哥哥……好爽好爽啊啊啊恩哼哼哼哼……不要停不要停啊……」

  只說在離東森大樓不遠處的一棟小房宅中的二樓其中一間房間中,正傳來剛播完黃假日晚間新聞的女神主播吳宇舒的淫聲浪語。

  「痾痾痾恩哼哼哼哼……不要停不要停啊啊啊啊有夠爽的有夠爽的啊……大大哥哥大大哥哥宇舒宇舒好爽喔……喔喔恩哼哼被你干的好爽喔……」

  只說大大的頭躺在床尾,區起了雙腳,讓吳宇舒一雙纖纖玉手的手掌撐著膝蓋,吳宇舒一雙比模特兒還要美的美腿向后曲放,任憑大大的一根狂豪棒由下往上的猛烈頂撞。

  「痾痾痾嗯哼哼哼哼哼……有夠爽的啊有夠爽的啊啊啊啊……天啊天天阿天阿阿阿阿喔喔喔喔喔……宇舒宇舒被大大頂得好爽好舒服喔……」

  吳宇舒身子不斷地向上飛起又向下掉落,大大的一根狂豪棒頂撞的是又快又猛烈,要不是吳宇舒幾乎天天都被這樣子的肉棒抽插,肯定早已經是失去了理智,但話雖說是如此,但此時此刻的吳宇舒也沒有多有理智到哪里去。

  「痾痾恩哼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哥哥我的好哥哥……喔喔喔喔喔宇舒宇舒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喔……一整天就等你插我了啊啊啊啊……」

  吳宇舒是打從心里的爽了,竟然使起了一點力氣來控制自己完美無瑕的美臀,配合著大大的狂豪棒上上下下的頂撞做出下下上上的移動。

  「喔喔喔嗚嗚嗚喔嗚嗚嗚嗚嗚……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宇舒宇舒要不行了啊啊啊大大哥哥大大哥哥……宇舒宇舒要高潮了啊……」

  吳宇舒一陣劇烈的顫抖,大大也是瞬間將吳宇舒頂飛了起來,吳宇舒雙手撐在床頭板上,雖然已經緩了一些,但吳宇舒的腰還是不由自主的抖動,從后面的大大看起來,完全就是像搖擺著屁股叫他繼續把他那越干越大的狂豪棒插入那泛著花蜜且帶著粉紅色的櫻花穴。

  但大大是何許人也?雖然大大是深深愛著吳宇舒,也是欲火焚身的想要操干吳宇舒,但大大畢竟還是受過訓練的,一個深呼吸后便壓下了八成的欲火沖動,而剩余的這兩成,就是用來調戲吳宇舒最好的意念。

  大大雙手摸上了吳宇舒那令人驚訝的細緻到似乎找不到一點毛細孔的美臀,大大的雙手一摸上吳宇舒的美臀,吳宇舒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屁股。

  大大的雙手開始像是在推麵團一樣的推揉吳宇舒的一對美臀,向上推后用掌腹用力地向內壓,這時吳宇舒平時有做健身的成效立即讓大大感覺到,結實且充滿彈性的手感,可以說是放眼整個主播界少見的。

  「喔喔喔喔大大哥哥哥……你好討厭喔不干人家……痾痾痾玩人家的屁屁……你明知道宇舒很想要被干的說……喔喔恩哼哼哼好癢喔……」

  大大推揉了幾分鐘后,十根手指頭突然用力一掐,掐進了吳宇舒的美臀中,但因為有肌肉的關系,大大的手指并沒有完全沒入吳宇舒的美臀肉中。

  吳宇舒被這么一掐,纖細的如垂提楊柳的腰瞬間弓了起來,而腰這一弓起來,也讓大大驚嘆吳宇舒美臀的有力,竟然緊緊夾住了大大的十根手指頭。

  大大在抽出雙手后,雙手便按住了吳宇舒的腰,接著硬挺的狂豪棒便無聲無息地猛然插入干入了吳宇舒的櫻花穴中。

  被大大的狂豪棒這樣猛然干入的吳宇舒差一點就要頭頂撞上墻了,又深入又爆炸多撕裂感不論是幾千兆次,吳宇舒都相信自己永遠都會大聲地哀嚎出來。
  「阿阿阿阿阿阿阿又被插進來了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大大哥哥的大棒子又插進來了拉啊啊喔喔嗯哼哼哼……好大好大一根喔喔喔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喔……」
  「真是的,我說我親愛的宇舒啊,你也叫小聲的一點啊,不然要是被別人聽到了,你這東森女神新聞主播的形象就要破滅了啊!」

  「痾痾恩哼哼鞥還說還說……喔喔恩哼哼都是你害的喔喔喔都是你害的啊啊……要不是這樣子插人家……人家也不會這樣子叫啊痾痾痾好爽好爽……」
  吳宇舒的一對美臀被大大前后搖擺的身體不停的碰撞,加上先前的推揉抓掐,吳宇舒美臀上的敏感點更是著實地刺激著吳宇舒那只要在大大身邊就無法被壓抑下來的淫欲。

  一秒,是十八下的狂暴操干,每一下,都是毀天滅地的操干,就算是吳宇舒,也是無法承受得了如今大大的操干,吳宇舒抓著床頭板的雙手抓得更用力了。
  「喔喔喔痾痾嗯哼哼哼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啊……好厲害好厲害啊爽死了爽死了呵呵呵恩哼哼好……爽好爽喔喔喔喔……」

  「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宇舒宇舒真的要不行了啊啊啊喔嗯哼哼哼……大大哥哥大大哥哥哥……宇舒宇舒要被你干死了啊……」

  「你不會死的!吳宇舒,我只會讓你高潮到極限的!」

  大大一陣如千軍萬馬奔騰的操干后,再一次讓吳宇舒達到了遠比天堂還要高的高潮境界,但就在吳宇舒以為會徜徉在那美好的新世界中時,大大卻又再一次將狂豪棒從吳宇舒那已經不能不被填滿的櫻花穴中抽了出來。

  「不要不要……大大哥哥大大哥哥……宇舒的好哥哥宇舒的好哥哥……不要不要抽出去不要抽出去……宇舒宇舒想要宇舒想要啊……」

  吳宇舒轉過頭來,嬌媚的看著大大,甚至還轉過身去,要去抓大大的狂豪棒過來讓吳宇舒自己的櫻花穴能被填滿。

  但大大卻突然將吳宇舒撲倒在床上,接著大大爬到了吳宇舒的身邊,輕輕的撫摸吳宇舒那因為激烈性愛后而被汗水沾黏在額頭上的瀏海,說:「我親愛的宇舒,不要著急啊,距離你要回家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啊,而且啊,不會有人在家里等你的」

  「宇舒宇舒只是想要……宇舒宇舒只是想要大大哥哥……喔喔恩哼哼宇舒不能沒有大大哥哥啊啊喔喔恩哼哼……」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會填滿你的缺口的」

  說著大大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攏,一貫長虹的劍指筆直地直接插入吳宇舒的櫻花穴中,吳宇舒瞬間叫出聲音:「嗯嗯嗯嗯哼哼哼哼哼哼嗯嗯嗯嗯……大大哥哥大大哥哥你你……喔喔喔喔喔喔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子啊啊啊……喔喔恩哼鞥人家人家不要用手指……人家不想被手指用啊啊啊啊宇舒……宇舒要你的棒子……」
  大大用手指深掘了吳宇舒的櫻花穴一陣子,也是讓吳宇舒爽的是燕語鶯聲不停的淫叫浪喊著,大大看的是再也不想忍了。

  大大一個翻身,雙手伸到吳宇舒的背后,緊緊地抱住了吳宇舒,而吳宇舒也很自然的將雙手穿過大大的腋下,手掌反叩著大大的肩膀,接著一雙美腿直接抬了起來,像是蟒蛇抓到了獵物一般地用力纏住了大大的腰,接著腳掌在空中互相交叉。

  大大的雙腿微微區起,讓大腿不要碰到床面,而是以兩邊的膝蓋和十根腳趾頭作為支點,強而有力的腰桿子像是高強度的幫浦一樣,以八十五度的傾斜角度快速、強力、激烈的抽插吳宇舒的櫻花穴,吳宇舒懸在空中的雙腳不停地抖動。
  「喔喔嗚嗚喔喔喔嗚喔嗚喔喔喔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宇舒宇舒要爽死了啊啊啊啊……喔喔恩哼哼哼好爽喔……」

  「大大哥哥你的棒子你的棒子干死宇舒干死宇舒了啊啊啊啊……宇舒宇舒不想離開不想離開你了啊啊啊嗯哼哼哼宇舒不行了……宇舒不行了啊要高潮了又要高潮了啊……美死了啊……」

  休息了半個多小時后,吳宇舒才能起身,在一旁的大大拿了杯裝影溫開水的馬克杯給吳宇舒,吳宇舒接過馬克杯后,大大又拿了條大浴巾讓還裸著身體的吳宇舒披著。

  「謝謝你,大大」吳宇舒說。

  「水里面有大會特別為你們靠說話賺錢的創造出來的藥粉,會讓你們的喉嚨比較快能恢復」大大說。「都怪你,讓人家叫得這么大聲又這么多」吳宇舒邊說邊臉紅,但實在分不清此時吳宇舒雪白的臉頰上的紅是剛剛性愛時留下來的潮紅還是害羞的紅暈。

  大大沒有說什么,只是靜靜地看著吳宇舒。

  「你明后兩天都還有班喔?」吳宇舒有點失望的問。

  「恩,畢竟前輩請假,還是要去支援一下,不過你不用擔心啦,我被指定的都是你的人,像是陳瑩啦還有淑麗姐,噢,對了,還有簡立喆和蔣心玫」大大苦笑著說。

  「還好?一點都不好,這么多人,而且時間還打散得這么開,這樣你不就不能陪我了?」吳宇舒微慍地說。

  大大摸了摸吳宇舒的手:「不用擔心,我一下班還是會來找你的,對了,你上次跟嘉芬的好姐妹曾玲媛約什么時候啊?」

  「就明天啊,明天嘉芬播完就去,干么,你關心他喔?」吳宇舒斜眼看向大大。

  大大搖搖頭:「放心啦,我只是在關心你而已,你不要去最好,這樣也不用花錢,只是我相信你答應別人的事情,一定會去做的」

  說完,大大親了吳宇舒一下,吳宇舒輕輕的白了大大一眼。

  吳宇舒撿起了剛剛被隨意亂丟在床角的黑色蕾絲胸罩,胸罩上頭還有鑲上好幾顆水鉆,穿上胸罩后吳宇舒又把黑色的蕾絲丁字褲撿起,套在腰間的地方還滾著荷葉邊,吳宇舒將右腿勾起,套進了黑色丁字褲中,拉到了膝蓋上緣才換左腳,丁字褲也拉到左腳的膝蓋的上緣后,吳宇舒站了起來,將黑色蕾絲丁字褲穿上。
  吳宇舒轉過身,走到另外一邊,拿起了深藍色的素面長袖衫,套了上去后,將衣領的拉煉拉上,又彎身將直筒深色牛仔褲給撿了起來,吳宇舒穿上,這才看到這件牛仔褲故意在膝蓋的部分破了個洞,有一種帥性且自由的感覺。

  吳宇舒對著鏡子,將微卷的發尾從兩旁集中,拿起是先預備好的黑色發帶,將一頭烏黑稍稍過肩的的秀發綁成了露出比雪還要白的美頸的一綹馬尾。

  「對了,昨天的公告已經出來了,宇舒,你還是被選上了」大大說。

  吳宇舒嘆了一口氣:「你就不能去幫我推掉嗎?我前不久才經歷過一場,為什么才沒多久又要我上啊?」

  「對不起,我太晚去說了」

  「真是的,你明知道我其實不太想去的說」吳宇舒轉過身,說。

  「下次不會了啦,下次我一聽到消息我就會回來跟你說」

  「好吧,我知道了」吳宇舒點點頭:「大會的決定我也不能說什么」

  「跟你搭的人似乎要后天才會出來了,不過聽說還要你自己在找一個去,你這次想找誰啊?」

  吳宇舒聳聳肩:「這個我也不知道,上次找了嘉芬讓我有點不太好意思,畢竟那種高規格的活動,似乎讓嘉芬身體有點吃不消,這次的也不輕松的說,實在想不出來要找誰?而且必須找一個平常就有在做運動的才會比較適合吧」

  「涵竹呢?涵竹不是也跟你一樣有在上健身房?」大大問。

  吳宇舒搖搖頭:「不行,對手如果是他們,涵竹的身份還不行」

  「那李亞蒨呢?」

  「拜託」吳宇舒轉過頭去:「一時之間叫他從香港回來應該不可能吧,而且難保那邊不會有活動,據說那邊的活動也一點都不輸我們這邊」

  大大對著天花板吹了一口氣:「那還有誰呢?」

  「這點你就不用為我擔心了,我自己會處理的」

  「好吧,有要我幫忙的你知道可以跟我說的」

  「放心」吳宇舒邊說邊走到大大面前,拽了下大大的的臉頰:「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好好好,還有那個訓練營的進入證應該已經發到你的手機上了吧?」大大問。

  「恩,剛剛還在想那是什么,原來是這個東西,我知道了」

  吳宇舒邊說邊看了下手錶:「好了,時間差不多了,帶我去吃點東西后就先載我回去那里吧,要是晚上沒人,我再打給你吧」

  「好,那你想吃什么?」

  「吃好吃的」吳宇舒說完,笑著白了大大一眼。

  只是在另外一邊呢,也并不是風平浪靜的,吳宇舒那口中所謂的家,其實也是黑漆漆的一片,沒有人和的聲音和呼吸氣息。

  但就在與那棟公寓相距一段距離的另外一棟公寓中的其中一層樓中,燈火是如此的通明,呼吸聲是如此的大,甚至還有如海浪一波接著一波卷來且似乎不會停止的淫叫聲。

  「痾痾嗯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好爽好爽舒服死了不要停不要停啊啊給我給我更多的啊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哼」

  只見那在臥房的加大雙人床上,一名戴的眼鏡的男子躺在床上,而一名留著及肩的俏麗短發的女子雙腳大大的跨開,騎坐在男子的大腿上,而那經過修剪過的陰毛下面的陰唇被一根裝有入珠的環珠屌撐開。

  「喔嗚嗚嗚喔嗚嗚嗚嗚嗚好爽好爽……好爽喔光是這樣子輕輕地移動就好有感覺喔喔喔痾痾嗯哼哼哼……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喔……」

  光裸著胴體的女子身體微微向后倒,左手是撐在男子打直的右腳膝蓋上,右手則是撐在床面上,女子身體的擺動就像是滾滾襲來的浪水一樣,向前移動到頂點后便向后拉回再一次的前后搖擺,男子的環珠屌根部就這么一下被吞進肉穴中又一下子被肉穴吐了出來。

  「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哼……想要更多想要更多的了喔喔嗯哼哼哼……給我更多的感覺啊……拜託……屌王哥哥給妹子更多一點啊……」

  男子忽然坐起了身子,雙手環抱住了女子24吋的腰,本來是打直的雙腳也向內稍稍彎了回來一點,接著蓄勢待發了一陣子的腰桿子終於一點一點的宣泄力量。

  「啊啊啊啊啊嗯哼噷亨噷亨恩哼哼哼哼嗯哼噷哼哼……天阿天阿這樣子這樣子好爽這樣子好爽喔喔喔喔……進進出出的我好爽喔喔喔喔……」

  「佩穎!你還真的是有夠會淫叫的誒!光是這樣子輕輕地動著而已,你就叫成這樣子了,那等一下我真的開干了,你要怎么叫啊?」

  「痾痾恩哼哼太爽太爽了啊啊啊啊……現在都不能被你在公司摸好……好難受……現在恩恩恩現在終於終於被你插……實在太爽了佩穎佩穎最想要被屌王插了啊……」

  女子,韓佩穎身體還沒有向前傾,靠著吳宇舒名義上的老公,屌王的雙手抱著腰而不會向后整個倒下去。

  「喔嗚嗚喔呼呼呼呼……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實在有夠爽的啊啊喔嗯哼……好爽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停不下來停不下來了啊……」

  屌王忽然一個猛力向上頂,環珠屌瞬間往韓佩穎的肉穴更深處的地方送進去,被有著四排又圓又大的入珠的環珠屌抽插的韓佩穎,也不得不承認有了入珠后,本來就比一般常人還要大尺寸的環珠屌,更是威力無窮。

  「我說佩穎,真的有這么爽嗎?被我這樣子干真的有這么爽嗎?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像是要進入天堂了一樣呢!」

  「超級超級爽的喔喔喔喔喔……喔喔噷哼哼哼哼哼被你干的佩穎真的像是在天堂了啊啊啊……喔喔恩哼哼哼鞥不要停啊不要停啊……繼續繼續啊……」
  屌王雙手從韓佩穎的腰后用力地推了一下,讓韓佩穎本來還向后傾斜的身體整個向著屌王的身體倒去,韓佩穎畢竟也是床上的好手,并沒有因為屌王突如其來的動作而不知所措的慌了手腳,被屌王這么一推,韓佩穎的雙手順勢搭上了屌王的肩膀,一對32B的胸部也順著這股力量往屌王的胸膛靠去,但并沒有整個都靠上去,而是輕微的觸碰著。

  「痾痾嗯哼好討厭喔你……喔喔喔這樣子這樣子突然用人家……人家的小穴又被你的大棒子給插的更深了啦喔喔嗯哼哼哼舒服舒服啊……」

  韓佩穎說的是真的,環珠屌在韓佩穎的身體向前靠的瞬間,又再一次往韓佩穎的肉穴深處插進去,韓佩穎的肉穴內壁此時此刻完完全全地感覺到了屌王那整齊排列在環珠屌上的四排又圓又大的入珠,有的擠壓到了韓佩穎肉穴中突起的肉壁,有的則是填滿了韓佩穎肉穴中凹陷限去的肉洞。

  韓佩穎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下身子,而韓佩穎的身體一顫抖,瞬間帶動了下半身,下半身也跟著作出了前后擺動,讓本來就斜上斜下抽插著屌王感覺到韓佩穎的配合,屌王一時興奮,再提三分力,讓環珠屌抽插的更是猛烈。

  「喔喔喔恩哼哼呼嗚嗚嗚嗚嗚嗚……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子……喔喔嗯哼哼哼佩穎佩穎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喔……」

  韓佩穎上半身整個趴在床上,高高翹起那33吋的屁股,被環珠屌抽插了將近半小時的肉穴沒有辦法正常的關閉起來,甚至還在縮放之間濺出些許的淫液。
  「痾痾痾恩哼哼哼哼鞥喔喔喔喔喔喔我的天阿我的攤啊啊啊啊……痾痾痾痾痾痾好爽好爽喔喔喔喔有夠爽的啊啊啊啊好大力喔……」

  「痾痾嗯哼哼哼哼不要停不要停啊啊啊啊再大力再大力一點啊啊啊啊啊……痾痾恩哼哼佩穎佩穎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喔……再來再來啊……」

  「痾痾痾喔嗚嗚喔嗚喔嗚喔喔嗚嗚嗚嗚嗚嗚嗚爽死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干的好深好深啊啊啊不要停啊……再來再來給佩穎一個痛快啊……」

  屌王緊緊抱著韓佩穎的腰,身子向下壓,沒有明顯的六塊肌的肚子壓著韓佩穎的屁股,有點像是公狗做愛母狗一樣的姿勢,可能在屌王的腦中,韓佩穎就是自己的母狗吧,屌王以他最強的動力,一秒五下地「爆速」抽插韓佩穎。

  「呵呵呵恩哼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喔要去要去了啊啊啊啊啊……佩穎佩穎要被屌王哥哥干到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你這只母狗!看我干爆你!看我干死你!看我把你干成一只不折不扣的淫蕩母狗!干到你比母狗還要淫蕩!」

  「喔喔恩哼哼好爽好爽好要去要去了啊啊啊啊升天升天了……喔喔恩哼哼哼哈高潮了啊啊喔恩哼哈哼哼喔喔喔……」

  屌王躺在床上,韓佩穎趴在屌王的身上,喘著嬌氣,看著屌王:「你不回去啊?」

  「不用那么急,反正他說他跟朋友吃飯,跟朋友吃飯大概會吃到個八九點吧,我在你這里先休息一下吧」屌王回。

  「你回去還要跟他做愛喔?」韓佩穎話語中似乎有著一股醋意。

  「不會,我不會跟他做愛的,我要讓我的大屌一直都保持著你的感覺和溫度,他就隨便吧,管他的!」屌王搖搖頭,摸了摸韓佩穎的頭,說。

  「是說,你去了中天,現在過得還好嗎?」

  「還行,已經快要打進他們的圈子了,只要再一兩個禮拜吧」

  「這么快喔,你該不會出賣了我吧?把我們的事情說給別人聽?」

  「怎么會呢?佩穎,你可是我的最愛呢!雖然我傳過很多緋聞,像是那個大奶何庭歡還是那個人的弟弟的老婆巫嘉芬,在我心中,你還是我的第一名」
  「那你當初為什么不留住我?」

  韓佩穎坐起身子,問。

  屌王也跟著坐了起來,握住了韓佩穎的手:「對不起,佩穎,我那個時候實在是太年輕了,沒有想清出太多事,只求一時的爽快」

  「但你也不用這樣就」

  「我是被他騙的,但已經挽回不了了,要是離婚了,我會死的,你也知道你們東森高層對吳宇舒的態度是什么,要是傳出跟我離婚,我可能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屌王滿臉無奈的說。

  「那現在這樣子就可以嗎?」

  「至少不會有人有什么意見,畢竟這種事情對我們來說,都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不是嗎?在新聞界根本就沒什么道德倫理」

  「也是啦,但你不要到了中天就忘記了我,我怕」

  「放心吧,佩穎,我已經找到一間適合的了,等價錢和條件都談好了,我一定會跟你說的,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住在一起了」說著,屌王抱住了韓佩穎,但屌王沒看見的是韓佩穎那皺著眉的表情。

  話說隔天吳宇舒起床后,走出了只剩下她一人的臥房,發現屌王正坐在沙發上,雙腳打直的放在小沙發椅上,吳宇舒也沒有說什么,就像是什么人都沒有看到一樣地走向廚房。

  「你今天有什么活動嘛?」屌王也沒有正眼看吳宇舒一眼地問。

  「我等等要和嘉芬去逛街,逛完街吃完中飯后,我要去健身房」吳宇舒像是機器人的一樣毫無聲聲調起浮的回答。

  「是喔,意思是你今天到晚上為止都不會在家就對了?」屌王問。

  「嗯,大概吧」吳宇舒回答。

  屌王沒有再說什么,吳宇舒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吳宇舒走進了廚房,倒了一杯溫開水,大概用了三口才喝完。

  整個「家」里面,除了室內拖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就是電視傳來的聲音,吳宇舒從廚房走進了浴室,又從浴室走回到了臥房,這期間完全沒有任何的交談也沒有任何眼神交會,吳宇舒和屌王幾乎可以說是形同陌路的陌生人。

  在臥房中的吳宇舒穿上了鵝黃色的半月型胸罩,雖說是半月型,但里頭的內襯卻是極具效果的讓吳宇舒一對雪白的32B雪胸悄悄地升高了一點,吳宇舒看著鏡中的自己,心想:「要是大大在,不知道該有多好,雖然不是他送給我的,但還是真想穿給他看」

  與鵝黃色半月型胸罩成套的三角褲,包覆住了吳宇舒那昨天被大大用雙手推揉捏夾后變得敏感的蜜臀,然而這件同樣是鵝黃色的三角褲因為是第一次穿,吳宇舒轉身要去拿掛在衣柜門上的外出服時,忽然感覺到一陣涼風吹過,電風扇的風剛好吹過來,吳宇舒全身抖了一下,但吳宇舒的顫抖不是因為只有穿胸罩和三角褲這么少的關系,而是因為下體就像是完全沒有穿上三角褲一樣地直接被電風扇的風直接吹在下體上、灌入體內,看起來很一般的三角褲卻是意外的薄且透風。
  「這個黃總,真是的,送這什么東西阿」

  吳宇舒雖然在心想這么想著,但仍舊沒有換掉三角褲,拿起了一件黑色的小短褲,穿上后吳宇舒穿上了黑色的長版襯衫,單穿長版襯衫讓吳宇舒一雙勻稱有致美腿露了出來,吳宇舒在外頭又加上一件黑色的風衣,讓整體造型既不單調也具有個人的時尚特色。

  就連出門都是那么的安靜,吳宇舒拿了雙黑色的運動鞋,就走出門了,而屌王還是看著電視,直到吳宇舒將門關上后的五分鐘后,屌王才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

  話說吳宇舒下了樓后,走向捷運站,坐捷運到和巫嘉芬、曾玲媛約定的百貨公司。

  「姐,你時間每次都抓得這么剛剛好」巫嘉芬笑著說。

  「不好意思,讓你們等了」吳宇舒笑著說。

  在巫嘉芬旁邊的曾玲媛有點害羞的看著吳宇舒,吳宇舒微微一笑,走到曾玲媛面前:「又不是第一次見面了,雖然你到三立去,但我還是從嘉芬那邊聽到你不少事,不陌生的啦」

  「宇舒姐」

  吳宇舒笑了笑:「我聽嘉芬說你想跟我當朋友,我是很樂意跟你當朋友的啦,不過你應該也聽說過我的脾氣很直,你要是再這樣下去,不好好表現出你在嘉芬面前那樣開朗活潑,我可真就要走了喔!」

  「好啦,姐,玲媛他比較慢熱一點,你這樣嚇他,連我都怕了!」巫嘉芬笑著緩頰道。

  吳宇舒轉頭看向巫嘉芬:「我看你是最天不怕地不怕的吧,竟然跟我弟弟在一起后沒幾天就跑來約我喝咖啡,還趁機從我這邊打聽我弟的消息,那個時候我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跟你說了這么多!」

  巫嘉芬吐了吐舌頭,看向曾玲媛:「你看吧,我姐也不是像外表那樣看起來那么精明,安啦,我姐人很好的,不會吃了你的,來笑一個!」

  說著,巫嘉芬戳了曾玲媛的腰,讓怕癢的曾玲媛扭動身體,嘴上泛起了笑容:「好啦好啦,我知道我知道了,我會盡量保持活潑的啦!」

  「看來玲媛你也是被我家嘉芬常常欺負的人」吳宇舒笑道。

  就像是說到了關鍵字一樣,曾玲媛突然打開了話匣子,在一旁的巫嘉芬聽的是想要插話進去阻止曾玲媛都沒有辦法,而吳宇舒則是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聽著。
  也不知道講了多久,曾玲媛似乎突然意識到了自己長篇大論的數落了巫嘉芬一番后,有點不好意思的看向吳宇舒,卻說吳宇舒笑著拍了拍曾玲媛的肩:「我相信我們會成為好朋友的!」

  「天啊,早知道今天就不跟著一起出來了」巫嘉芬說。

  就這樣三位美女在你一言我一語中變的熱絡了起來,大概逛不到第三間店,就已經開始會對對方提出一些挑東西上的建議了,而這樣子的你來我往,三位美女之間的感情也瞬間向上飆升。

  時間滴滴答答地來到了要吃中餐的中午時候,他們選了一家日式料理店,各自點完了套餐后,繼續閑話家長的聊著天。

  到了中間的時候,巫嘉芬起身走去上廁所,餐桌上瞬間只剩下吳宇舒和曾玲媛,曾玲媛頓時又開始緊張了起來,但曾玲媛眼看這個時候就是最好的時機,錯過了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曾玲媛鼓起了勇氣說:「宇舒姊,有一件事情我想要拜託你,不知道可不可以?」

  「什么事情?」吳宇舒問。

  「我看到了大會最新的活動公告了,宇舒姊你入選了,不過你好像還要再搭配一個由大會指定的人和一個你自己找的人,我想參加」曾玲媛幾乎可以說是鼓足了十成的勇氣說。

  「你確定?上一次跟我這么說的人,結果可不是很好」吳宇舒有點感到意外地說。

  「我知道,嘉芬都有跟我說,但嘉芬也同時跟我說他的知名度」

  「玲媛,你真的需要這樣子嗎?這可不是陪吃陪睡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恩,這個我知道」曾玲媛眼神堅定地說。

  吳宇舒嘆了一口氣:「好吧,既然你都已經親自跟我說了,玲媛,那我就把我跟嘉芬說過同樣的話先說在前面,雖然大會應該是會做好萬全的準備,但有些意外也是難免的,要是真的遇上了那樣的事情,玲媛,我不保證我能完全的保護你,你知道嗎?」

  「了解」

  「那好,你等下把你的ID傳給我,我回去就把你登錄上去吧」

  「謝謝宇舒姊」

  這時巫嘉芬剛好也走了回來,看見吳宇舒和曾玲媛說著話,不由的笑了笑:「就說了吧,我姊姊不是像外表看起來這么高冷的吧!」

  吃完了中餐,吳宇舒和其他兩人道別,來到了百貨公司的門口,一臺熟悉的車出現在門口,吳宇舒三步并一步地跑了過去,開了車門后坐了進去。

  「你等我很久了嗎?」吳宇舒問。

  「還好,剛到兩分鐘而已」大大說。

  「你今天要錄到幾點?」吳宇舒又問。

  「大概八點吧」

  「那你會來接我嗎?」

  「你要我過去的話,我就過去接你」

  「那你來接我吧,大會開出來的訓練八成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吳宇舒邊說邊白了大大一眼。

  大大微微一笑,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靜靜地開著車。

  開了一段時間后,大大把車子開來到了吳宇舒平時就在去的健身房,吳宇舒轉頭看向大大,驚訝的說:「這里?」

  「恩,就是這里」

  「你該不會是故意要整我的吧?」

  「放心吧」

  「你也真的是一點也不留給我一點空間誒,連我上的健身房你也要讓大會吃下來」

  「這就不對了,本來這間健身房就是大會的了,不然怎么會有這么周全的隱私措施」

  「你竟然都沒跟我說!」吳宇舒微微發怒地說。

  「好啦,你如果要找我算帳,也等晚上再找我算帳吧」

  「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說完,吳宇舒在大大的左臉頰上咬了一口后,拿起了放在后座上的運動雙肩包便下了車。

  從地下停車場搭電梯到了位在二樓的服務處,吳宇舒向柜臺的人問:「請問詹姆士老師在嗎?」

  「詹姆士老師喔,今天是有來,不過要再等十分鐘他才下課」

  「那櫻木老師呢?」

  「也是還再上課,都是要再等十分鐘」

  「我知道了,麻煩你幫我叫你們的經理出來一下,我不是要投訴什么,我是要問件事情」

  「喔好,你等我一下」

  服務生轉身走進辦公室,很快的另外一名男子也跟著走出來,吳宇舒微微的點了點頭,男子走到吳宇舒面前:「吳主播,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想要問我的?」
  吳宇舒把手機拿出來,遞給了經理:「經理,這個你認得嗎?」

  經理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這就帶您去訓練室吧,等等我就讓詹姆士和櫻木過去」

  「謝謝你」

  經理轉身跟服務生交代了一下后,便帶著吳宇舒去坐電梯,通常一般健身運動都是在一樓到三樓中,吳宇舒也一直以為健身房只有一到三樓而已,不過今天倒是讓他開了眼界,竟然一整棟都是這個健身房的,三樓以上的全都是特別教室。
  來到了五樓,經理帶著吳宇舒來到其中一間特別教室中,經理說:「請在這邊稍等一下,詹姆士和櫻木應該等等就來了」

  「謝謝經理」

  「祝你有個美好的訓練課程」

  大概五分鐘后,兩名男子一起走進來了,穿著酒紅色健身衣的男子,應該是因為混血的關系,五官深邃的不像是東方人,膚色也有點偏黑,而且肌肉也是相當的壯碩,緊身的健身衣像是隨時都會在他做健身動作的時候被撐爆,而另外一名穿著白色無袖運動衣的男子則是完全東方人的臉孔,比起穿酒紅色健身衣的男子,這名男子相對來說的瘦了許多,不過肌肉的精實度還是相當的明顯的,而且最有特色的是他留著一頭大紅色的頭發。

  穿著酒紅色健身衣的男子笑著說:「吳主播,真沒想到會是你」

  「詹姆士,你少在那邊挖苦我了」吳宇舒沒好氣地說。

  「我昨天還在跟櫻木說呢,不知道這次活動會不會是你的說」詹姆士笑道。
  「是啊,詹姆士,你欠我一千,我猜中了」櫻木說。

  「真是的,讓你們兩個湊在一起,準定沒好事的,這次的訓練課程是什么啊?」
  「這次的活動是定向越野,也就是說必須要有相當的心肺耐力以及下盤的肌耐力和爆發力,不過從可靠的消息來看,應該對於上半身也是要稍微做一點強化訓練」櫻木說。

  「不過平時你就有在做訓練了,平時的表現也是相當的不錯,可能只要針對平時比較沒有訓練完全的部分做強化,其他的就只要比平常的強度再多一點就行了」詹姆士說。

  「好吧,我知道了,那就開始吧,剛剛我已經做完了初步的暖身了」吳宇舒說。

  「那就先做一點比較簡單的動作吧」詹姆士笑說。

  吳宇舒坐到健身椅上,詹姆士將阻力繩的一端綁在柱子上,另一端套住了吳宇舒的右腳,吳宇舒左腳打直的平放在健身椅上。

  「盡量拉,但記住只能用腳板拉,這樣才能有效的建立你長時間處於奔跑下的肌力」詹姆士說。

  吳宇舒照著詹姆士的話做,雙手抓住了健身椅,右腳腳板用力的向旁拉動,然而阻力繩卻緊緊的像是吳宇舒在拉著一塊大石頭一樣,吳宇舒的雙手用力,讓全身的肌肉變緊繃,腳板上的力量終於拉動了阻力繩。

  「很好,就是這樣子,接下來左右兩腳各拉六、八、十下,中間休息秒數分別為三十秒、四十五秒、六十秒」詹姆士說著,按下碼表。

  吳宇舒平時的健身可也不是開玩笑的,掌握了該怎么用力的方式后,吳宇舒便稍微變的得心應手,一下接著一下的用腳底板拉動阻力繩。

  但就在第二下完成后,本來站在健身以旁邊的櫻木忽然走到了吳宇舒的背后,吳宇舒并沒有感覺到什么不對勁,直到在拉第三下的時候,櫻木的一雙手忽然從后面抓住了吳宇舒那在灰黑色的無袖運動背心和黑色的運動型胸罩下面的32B酥胸,吳宇舒被這么一抓,瞬間失去平衡,阻力繩彈了回去。

  「不行喔,吳宇舒,這樣子不算喔」詹姆士說。

  「可是,你們」

  吳宇舒打算抗議,卻被櫻木的手再一抓,差點叫出聲來,詹姆士說:「吳宇舒,你參加的可是紅床大會的活動,沒有這樣的訓練,你認為真的可以嗎?」
  吳宇舒心里是知道的,但理智上還是在抵抗,在吳宇舒身后的櫻木小力的抓放抓放吳宇舒的酥胸:「再說了,你跟我們也不是不熟了,都在這里幾百次高潮了,這一點算什么呢?」

  櫻木的一席話讓吳宇舒瞬間漲紅了臉,詹姆士看吳宇舒大概已經接受了這樣的訓練模式,便說:「那我們就繼續吧」

  吳宇舒真的開始繼續用右腳板拉動阻力繩,而櫻木的雙手也開始玩弄起吳宇舒的酥胸。

  「恩恩恩痾嗯哼哼哼不要不要這樣用……喔喔喔喔喔喔喔……不要再用了我的力氣我的力氣快要不能……不能集中了啊……」

  吳宇舒忍住被櫻木的手玩弄酥胸后的感覺,盡力將注意力放在腳板拉動阻力繩的這件事上面,但櫻木的手從剛開始小力且像是蜻蜓點水一樣的抓放吳宇舒的酥胸逐漸變成了大力且每一下都是像是要抓破吳宇舒酥胸一樣的將酥胸抓到快變成一條線。

  「喔喔嗚嗚喔嗚嗚嗚喔嗚喔嗚喔嗚……不要不要了不要了啊……我快要我快要受不了了我不行了啊……我真的要不行了啊……」

  吳宇舒好不容易撐過了第四下,第五下的時候,櫻木本來抓放的雙手突然變成了第三層的衣物罩在吳宇舒的酥胸上,然后右手順時針、左手逆時針,而且大幅度地畫圓轉動吳宇舒的酥胸,甚至接近是拉扯吳宇舒的酥胸一樣讓吳宇舒的刺激感不斷直線上升。

  「停下來停下來啊啊啊喔恩哼哼……不行不行了啊不要再用了我不行我不能集中了呵呵呵喔恩哼哼啊啊啊啊……」

  第六下,吳宇舒基本上已經感覺自己快要不能控制不了自己,但櫻木罩在吳宇舒酥胸上的雙手卻是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是讓十根手指頭抓得吳宇舒的酥胸更緊,接著像是跳蛋一樣的高速振動,從酥胸的最外圍一路刺激到酥胸的最內層,吳宇舒完成第六下的時候,差點就要高潮了。

  「三十秒到,接下來是八下」詹姆士笑著說。

  吳宇舒以為應募會繼續對她的酥胸做刺激,但櫻木卻沒有動作,吳宇舒心里納悶,但沒有說什么,把集中力集中在訓練動作上,但吳宇舒也有注意到本來是站著的詹姆士,突然改變了姿勢,詹姆士蹲了下來,蹲在吳宇舒的左腳邊。
  第三下的時候,吳宇舒正要用腳板了力量拉動阻力繩的時候,忽然詹姆士的嘴朝著吳宇舒因為打開雙腳而曝露出來的私密三角洲湊了過去,這讓吳宇舒差點又失去了集中力,吳宇舒這次雖然是撐住了,但也在一剛開始就叫出了聲音:「阿阿阿阿阿阿你做什么你做什么啊啊啊啊恩哼哼哼哼……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喔詹姆士詹姆士不要不要用不要用啊……」

  吳宇舒那一雙堪稱完美的玉腿上頭只穿了一件黑色的運動型丁字褲和一件黑色的健身褲,詹姆士的嘴吧一湊到吳宇舒的私密三角洲,便能感覺到了吳宇舒經過剛剛櫻木的玩弄后稍稍分泌出的體液的潮濕度,聞到了這樣的味道,大概也沒有人能忍住了,詹姆士的嘴親了上去。

  「痾痾痾恩哼哼哼哼……不要再舔不要再舔了啊啊啊啊啊啊屙恩哼哼哼哼可惡可惡我……我真的要不行要不行了啊……」

  當吳宇舒在進行第五下的時候,詹姆士像是已經無法滿足只是親吻吳宇舒的私密三角洲了,吐出了鮮紅的舌頭,上下舔舐吳宇舒的私密三角洲,由於舌頭的口水,吳宇舒的私密三角洲上的健身褲和運動型丁字褲都變濕了。

  「快住手快住手啊啊啊啊啊給我助手住手啊啊啊啊啊痾痾痾痾痾……痾痾恩哼哼哼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

  吳宇舒用不知道哪來的意志力控制自己不是去按住詹姆士的頭而是抓住健身椅,吳宇舒感覺像是一整個蟻穴中的螞蟻大軍正從他的私密三角洲外圍往里頭爬進去,又癢又刺激的感覺從下體一路傳到腦門,撐過了最后一下,吳宇舒差點就要向后翻倒了。

  「呵呵呵喔喔嗯哼哼哼……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會撐不住撐不住啊……」

  「不要這樣用不要這樣用我的胸部啊啊啊……感覺感覺又要來又要來了呵呵呵喔嗯哼哼哼鞥……不行不行拉……」

  「嗚嗚嗚嗚呼呼呼呼呼呼……不用再親了不要再親了啊喔喔喔嗯哼哼哼……住手住手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哼哼……」

  「喔喔喔喔呵呵呵噷哼哼哼哼哼……這是這是啊啊啊啊啊不要一起用不要一起用啊啊啊啊啊……嗯嗯哼哼鞥……受不了……」

  「不行了不行了呵呵呵我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啊……痾恩哼哼哼哼……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恩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啊啊啊……」

  好不容易撐過了右腳板的最后十下,吳宇舒被櫻木的手搓揉震動酥胸、詹姆士的嘴親吻舔舐私密三角洲,有時分開有時一起,吳宇舒在松開第十下的瞬間,24吋的纖腰劇烈的震動了一下。

  而在一分鐘之后,櫻木幫吳宇舒將阻力繩改套到左腳上,新的一輪,改成了詹姆士在吳宇舒的身后用雙手逗弄吳宇舒的酥胸,櫻木在吳宇舒的雙腿間挑弄吳宇舒的私密三角洲。

  吳宇舒終於是撐過了第一組的訓練,吳宇舒雙手往后撐,身體稍稍向后傾,32B酥胸的輪廓變得清晰,雙腳微微地打開,纖腰還微微地顫抖著。

  「三分鐘后就進入第二組訓練」詹姆士說。

  三分鐘很快就過去了,吳宇舒站起身,問:「第二組訓練是做什么?」
  「來,接下來這一組會稍微有點難度,這一組只要做兩個SET就可以了,分別一百下和三十下」櫻木說。

  吳宇舒疑惑地看著櫻木:「這兩個SET的落差也太大了吧,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櫻木和詹姆士帶著吳宇舒到一個吳宇舒從來都沒有看過的健身器材前,有點像是腿推機,但卻好像多了一個躺椅墊在下面,吳宇舒問:「這是什么?」
  「這是經過大會改良過的最新改良式腿推機」櫻木說。

  「改良式腿推機?」吳宇舒不解地問。

  突然詹姆士拉下吳宇舒的黑色健身褲和運動型丁字褲,吳宇舒尖叫道:「詹姆士,你做什么?」

  「這是我們的訓練準備動作之一」

  詹姆士邊說邊脫下了自己的運動褲和四角褲,一根偏黑、又大又壯的皇帝槍挺了出來,吳宇舒轉過頭去,卻也看見櫻木也露出了他那一根看起來算是正常大小,但其實不論是為了適應女方陰道內部構造而必須的柔軟性或是可以隨著抽插強度而變硬變長的伸縮性都是一流的天才炮,吳宇舒退了一步:「你們這是在?」
  「我們會分別負責一個SET,櫻木負責的是一百下的SET,我是負責三十下的SET」詹姆士說明:「櫻木的一百下SET是為了訓練腿部的肌耐力,而我的三十下SET則是訓練爆發力,櫻木的SET是以你過去可以推的最大重量的三成重量做訓練的重量,而我的SET則是要比你最大重量再多五磅的重量作為訓練量」

  吳宇舒看向改良式腿推機,而櫻木走了過去,躺到了那塊多出來的躺椅墊上面,那一根天才炮直挺挺的挺著,詹姆士說:「上去吧!」

  吳宇舒雖然有點膽怯,但還是上了這臺改良式腿推機,而吳宇舒也不過才剛一坐定、腳掌剛頂住腿板,詹姆士便調整好了吳宇舒要推的重量,然后拉開固定的插銷,而拉開插銷的瞬間,吳宇舒整個身體又向下滑動,而這樣一個向下一滑動,吳宇舒那經過剛剛刺激而濕潤的櫻花穴瞬間被天才炮插入:「呵呵呵恩恩哼哼哼哼鞥哼哼喔喔喔喔喔喔喔……這是這這是喔喔喔喔喔怎么會這樣突然突然插進來啊啊啊啊啊啊……」

  「對了,剛剛忘記跟你說了,櫻木的這個SET,你必須達到最少一秒三下的頻率,這一臺改良式腿推機有著你的紀錄,你一秒三下的頻率他都知道,所以如果沒有達到的話就不算喔,而且櫻木不是只是躺著喔」

  詹姆士也不過剛說完,躺在下面的櫻木的身體開始動了起來,最明顯的就是櫻木的那一根天才炮上上下下的抽插起吳宇舒的櫻花穴。

  「呵呵呵恩哼哼痾痾痾不要不不要不要動啊啊啊啊啊啊痾痾痾恩哼哼……嗚嗚呼呼呼呼呼喔痾痾痾痾這是做什么啊……」

  「躺在下面的人會受到這臺機器的控制,也就是說這臺機器控制了櫻木的身體在對你吳宇舒進行抽插喔,你如果不往上推的話,力道和速度都會越來越大喔」詹姆士說。

  「你你你你你你你……痾痾痾恩哼哼哼是都不會早點說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阿阿恩恩哼哼哼哼會死掉會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呵呵呵喔嗯哼哼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天啊天啊天他啊啊啊喔恩哼哼哼哼……不要不要啊啊啊啊……這樣這樣我不能好好的推啊……」

  吳宇舒一雙區起的玉腿向上快速的推動腿板,在現在這種重量下,一秒三下的速度對吳宇舒來說并不會太困難,但偏偏下面卻有一根才沒幾下就變得完全契合吳宇舒櫻花穴形狀天才炮,正以一秒五下的速度進行上下的正面抽插。

  「痾痾痾恩哼哼痾痾痾不要不要這么大力不要這么大力啊啊啊啊啊啊啊……痾痾痾痾痾喔喔喔我推我推不要不要這樣……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

  吳宇舒大概推了二十幾下后,速度稍微變慢了一點,改良式腿推機內部的電腦馬上就偵測到了吳宇舒的速度變化,也讓受控制櫻木的天才炮變得比較猛烈地向上抽插吳宇舒的櫻花穴,逼得吳宇舒不得不再將速度提高。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太快太快了啊啊啊啊啊啊痾痾痾痾……受不了受不了啊啊啊啊我快要高潮我真的要高潮了啊……」

  然而好景不常,雖然是只有三成的重量,但這樣高速的推頂,對吳宇舒的大腿肌來說還是相當的吃力,到了第四十下的時候,速度又慢下來了,吳宇舒立即就遭受到櫻木的天才炮變快的向上抽插,而且剛剛提升上去的力道完全沒減,吳宇舒感覺自己的櫻花穴內的肉壁正一步一步地無法受控制。

  五十下一推過,詹姆士忽然爬上吳宇舒躺的椅子上,那一根皇帝槍在吳宇舒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插入吳宇舒的嘴中。

  「嗚嗚呼呼呼呼呼嗚呼呼嗚努努努努努……屋屋屋呼呼呼著數著數喔喔屋屋屋……不物不物不物不物嗚呼嗚呼呼嗚嗚嗚……」

  吳宇舒這才知道為什么上面還要有根橫桿,就是要讓詹姆士抓著的,但吳宇舒卻因為一時的閃神,天才炮的威力就變得更加的猛烈了。

  「嗚嗚嗚呼呼呼呼嗚呼呼呼呼呼呼……不徐不徐不徐嚕嚕嚕嚕嚕嚕……無無無無無痾痾痾痾痾痾痾玉去玉去去玉去嚕嚕嚕嚕嚕……」

  詹姆士搖擺起他的腰,讓他的皇帝槍進出抽插吳宇舒的嘴,而雖然吳宇舒還是保持住了一秒三下的頻率,但此時櫻木的天才炮上下正面抽插吳宇舒櫻花穴的力道和速度都已經到達了一個讓吳宇舒無法控制自己,會放聲大叫的狀態。
  「嗚嗚嗚嗚嗚呼嗚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不徐不徐嚕屋嚕嚕嚕屋唔唔唔唔不徐嚕嚕嚕嚕……啊啊啊恩哼哼哼哼哼估除嚕屋嚕嚕嚕嚕嚕嚕……估除嚕」
  終於腿推了一百下,詹姆士的皇帝槍緩緩的從吳宇舒的嘴中抽出了,皇帝槍上頭全是吳宇舒的口水,甚至還與吳宇舒嬌艷鮮紅的嘴唇牽成一條細線。

  吳宇舒的纖腰猛烈地顫抖,卸去了重量的推板,讓吳宇舒感覺到放松,但同時被櫻木抽插了數不清幾下的快感,更是讓吳宇舒神魂顛倒。

  「休息三分鐘,進入下一個SET」櫻木邊說邊從健身椅墊爬起來。

  三分鐘匆匆的過去了,在這期間吳宇舒被要求補充了一些水分,進入詹姆士的SET,只見詹姆士和剛剛櫻木不一樣的方向躺下來,偏黑的皇帝槍斜斜地插入了吳宇舒的櫻花穴中。

  「喔喔喔嗚嗚溫哼哼哼哼哼哼……好大好大喔喔喔喔喔喔詹姆士詹姆士痾痾嗯哼哼哼……我我我感覺越來越奇怪了……」

  櫻木在一旁操作改良式腿推機,推板上頭加載了比吳宇舒平時能腿推的最大重量加上五磅的重量:「詹姆士的SET的頻率是一秒一下,也就是說,如果順利的話,你只要三十秒就可以結束這一個SET的訓練」

  櫻木的話說完,吳宇舒真的想要白櫻木一眼,畢竟誰都知道櫻木說的根本就是比天方夜譚還要不可能的事情。

  「那就開始吧」

  櫻木的話才剛說完,吳宇舒就感覺到一股雄渾巨力從下方滂薄頂上來,像是要頂破吳宇舒的櫻花穴深處一樣。

  「阿阿阿阿阿阿恩哼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喔喔……不要不要不要這么大力不要這么大力啊啊啊啊啊會壞掉的啊……」

  「痾痾恩鞥哼哼哼哼不要不要不要我會死的會死的啊啊啊……太大力太大力了啊啊啊啊詹詹姆士……詹姆士不要啊……痾痾痾痾痾……」

  吳宇舒可以說是用了全身的力氣在腿推,但一秒一下聽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其實在五磅加上去后就變得相當的困難,再加上詹姆士的皇帝槍是以和櫻木剛剛的抽插完全不一樣的頂撞,更是讓吳宇舒無法集中力氣。

  「痾痾恩哼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嗚嗚嗚嗚嗚嗚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我要不行了啊……痾痾恩哼哼鞥不行了啊……」

  吳宇舒好不容易成功的推了五下,但詹姆士那一根皇帝槍的抽插雖然不若櫻木方才的快速且次數多,但每一下都是距離相當大的抽插,幾乎可以說是皇帝槍的槍頭從吳宇舒的櫻花穴的穴口停留了幾秒后,以那雄渾之力直接插進吳宇舒的櫻花穴深處后又在花心停留了幾秒后,皇帝槍才又抽出來到吳宇舒的櫻花穴穴口。
  「喔嗚嗚嗚喔嗚嗚嗚嗚嗚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壞掉真的要要壞掉了啊啊啊啊……宇舒宇舒要死了啊啊啊……痾痾痾痾痾……」

  終於推了十二下,吳宇舒感覺自己的雙腿已經在微微地顫抖了,但吳宇舒并不知道自己的雙腿到底是因為用力在腿推推板引起了顫抖,還是因為被詹姆士的那一根皇帝槍從下面狠狠地、暴力地抽插著自己的櫻花穴造成的快感而發生的佔顫抖。

  「喔嗚嗚喔嗚嗚嗚嗚嗚喔嗚嗚嗚嗚嗚……宇舒宇舒要瘋了要瘋了啊啊啊啊……宇舒快要快要推不動了啊啊啊啊……」

  詹姆士雖然是受到改良式腿推機的控制而做出的強勁抽插,但詹姆士還是有讓改良式腿推機控制的抽插程度變得更大的方法,只見詹姆士本來是打直的雙腿微微的曲了起來,這讓本來因為是從下面抽插上去的皇帝槍能更加輕易的抽插進吳宇舒櫻花穴的最深處。

  「痾痾痾痾痾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宇舒會死會死的呵呵呵喔喔恩哼哼推不動真的會推不動的啊……」

  「來吧!激發出你潛在的淺能吧!吳宇舒,把你平常的訓練累積下來的力量都爆發在雙腿推出去的那一瞬間吧!」

  「喔喔喔嗚嗚亨不行不行不行拉……我我我我沒有辦法集中精神了啊啊啊啊啊……喔喔喔恩哼哼鞥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啊……」

  「加油啊!剩下最后的五下了!吳宇舒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相信你自己!沖吧!用力的推出去啊!」

  「住手住手住手啊啊啊啊啊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啊啊啊啊……喔喔喔哼哼不要捏不要捏啊啊啊啊會受不了會受不了了啊啊啊啊……」

  只見櫻木突然又再次伸出了他的雙手和張開巨大的手掌,雙掌瞬間就掌握了吳宇舒的一對酥胸,然后十根手指頭用力的抓住吳宇舒的酥胸,手勁一催,捏住了吳宇舒的酥胸,吳宇舒瞬間感覺一股比晴天霹靂還要猛的電擊竄過全身。
  「痾痾嗯哼哼哼哼哼哼哼救命救命啊啊啊……喔喔喔我我我我要不行要不行了啊……忍不住忍不住了啊啊啊啊……」

  「加油!吳宇舒加油!剩下兩下了剩下兩下了!不要松懈不要松懈下來!用力的往前推用力的往前推!」

  「喔喔喔嗯哼哼哼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要去了啊……痾痾恩哼哼哼哼不行了去了啊……」

  當吳宇舒推出最后一下的時候,應募的雙掌竟然瞬間放開又瞬間抓緊吳宇舒的酥胸,而且十根手指似乎都用了相當大的指力掐進吳宇舒的酥胸中,同時詹姆士的皇帝槍也突然連續五下的暴沖抽插,五下都是維持同樣的幅度和力道,不一樣的就是一秒連五下的速度,吳宇舒成功完成三十下SET的瞬間,也高潮的噴出了一堆花蜜。

  且說巫嘉芬和曾玲媛晚上也還是一起吃飯,巫嘉芬主動關心地問道:「怎么樣?我姐答應你了嗎?」曾玲媛點點頭:「宇舒姐答應我了,雖然他一剛開始感覺像是在勸退我一樣的跟我說了一些話,但最后還是答應讓我參加了」

  「哈,這才是我的姐姐,想當初我跟他說我想要參加過年趴的時候,也是被他說了好久,不過我姐姐他的好就是在如果有人很誠心的要,通常他都不會拒絕對方的」巫嘉芬笑著說。

  「不過我很好奇宇舒姐他到底為什么都會想要勸退我們」曾玲媛說。

  「大概是感覺我們還太年輕吧,而且我們的經驗相對來說是比較少的,大會這樣的活動都不會是簡單的活動,他可能是念在這一點上吧」

  說著,巫嘉芬用吸管攪拌了一下果汁。

  「我想也是,畢竟對宇舒姐來說,我們都真的太年輕了」

  曾玲媛點頭說。

  另一方面,大大晚上其實沒有要錄影,大大其實是跟豐哥約在一間吵雜的運動酒吧中見面。

  「大大,看起來我們今年碰上面的次數變多了」豐哥笑著說。

  「哥,謝謝你幫我完成那件事」大大說。

  「當你哥哥的,自然那種小忙一定會幫的,不過你確定這樣可以嗎?」
  「我已經跟壯壯談好了」

  「希望一切都順利,畢竟S也有說過,他感覺他似乎已經被鎖定了」

  「恩,這個我有記得」

  「希望發生在他那樣子的事情,不會對他產生太大的影響,不然可能就會被人趁虛而入,我看我回頭還是跟壯壯說一聲好了」

  「麻煩哥了」大大說完,舉起啤酒杯,敬豐哥,豐哥也舉杯對飲。

  「是說啊,我們不久之后又要看一場女人之間的戰爭了」豐哥笑著說。
  「是啊,怎么說都感覺不太好」

  「畢竟才剛經過新年那一場,海茵的氣恐怕還沒全消」豐哥說。

  「新年那一場,是很公平的競爭,嫂子不知道嗎?」大大問。

  「就算我跟他說了幾千萬次都一樣,畢竟那樣慘敗在弟妹的手上,怎么說都不會甘愿的」

  大大跟豐哥都嘆了一口氣,豐哥說:「大大,你回去時候一定要提醒弟妹,這次恐怕會出現一些插曲,海茵他已經好幾天都去接單了」

  「謝謝哥,我一定會把話帶到」大大說。

  回到了健身房中,吳宇舒經歷了兩套訓練后,已經感覺到全身發熱,但吳宇舒實在分不清是因為運動后的發熱害還是收到挑逗刺激而出現的快感燥熱。
  「那么接下來的訓練就是要訓練你的腿部耐力和持續大量進行有氧運動的持久度」詹姆士說

  吳宇舒看向兩位健身教練,兩位健身教練此刻已經是脫光了衣物,一根皇帝槍和一根天才炮都是昂首挺胸的直立在吳宇舒的面前,而吳宇舒也知道大概已經來到了今天訓練的最后階段了,這也是吳宇舒以往來健身房的時候,對大大最有愧疚感的時候。

  吳宇舒主動的脫去了黑色的運動背心和運動型胸罩,162公分高,32B、24、34的姣好胴體展現了出來,再加上吳宇舒綁起了在電視螢幕前不會出現的馬尾,更是讓此時的吳宇舒增添了一份誘惑人心的美麗。

  櫻木首先說明自己為吳宇舒安排的訓練方式:「等一下你必須做出瑜伽動作中的下犬式,然后我會從后面進行抽插直到你撐不住趴下來為止」

  詹姆士接著說明道:「櫻木那邊結束后,我會先讓你用右腳單腳站立,我也會從后面對你進行抽插,還會掐住你的脖子讓你無法正常的呼吸,右腳站不住后,我會讓你改換用左腳單腳站」

  「從今天第一天的訓練開始到比賽,這一項的訓練環節都會有,我們會記錄每一次你能撐住的時間然后進行其他環節的調整,了解嗎?」櫻木問。

  吳宇舒點點頭:「了解了」

  「很好,那我們就開始今天訓練課程的最后一個環節吧!」詹姆士說。
  下犬式。jpg

  吳宇舒先是跪在地上,手掌貼著地面,然后緩緩地將膝蓋抬起來,直到吳宇舒的那一雙完美的玉腿完全打直,呈現了大概七十五的傾斜程度,至高點就是吳宇舒那完美無瑕、渾圓且飽涵彈性的結實翹臀。

  從櫻木的角度看過去,正好可以看見吳宇舒那粉嫩的櫻花穴此時正泛著閃光,花蜜掛在陰毛和陰唇上,是如此的像是一顆顆珍珠,櫻木的天才炮向上挺動了一下。

  「阿阿阿阿喔恩哼哼哼哼插進來了啊啊啊啊啊……痾痾痾痾櫻木櫻木痾痾痾痾你你你的……啊啊啊啊啊又插進來了啊啊啊啊……」

  櫻木的雙手抱住了吳宇舒那纖細的柳葉腰兩邊,天才炮緩緩的操進了吳宇舒的櫻花穴中,吳宇舒感覺到自己的櫻花穴再一次被填滿,這一次吳宇舒真的要好好集中精神的享受一番櫻木那一根堪稱伸縮自如的天才炮。

  「喔喔嗚嗚喔嗚嗚嗚嗚宇舒宇舒好爽好爽喔喔喔喔……痾痾痾痾痾這樣子操這樣子操會太有感覺的啊啊啊啊啊……櫻木不要這樣子啊啊啊啊……」

  櫻木的天才炮一下一下地操著吳宇舒的櫻花穴,速度是以一秒五下的速度,力道也不大,但很快就適應了吳宇舒櫻花穴的天才炮每一下的操干都讓吳宇舒的櫻花穴相當的有感覺。

  「喔嗚嗚喔嗚嗚嗚嗚嗚好爽太爽了啊啊啊啊啊……宇舒宇舒要不行真的要不行了啊啊喔嗯哼哼哼……要死了要死了……」

  吳宇舒感覺自己櫻花穴的每一寸肉壁、每一條的皺褶、每一個突起的點,都被櫻木的天才炮在不算是激烈但相當有感覺的操干中,非常紮實的觸碰到、刺激到,每一次的觸碰刺激,都像是一道雷電打在吳宇舒的腦中,吳宇舒的理智越來越薄弱。

  「痾痾恩哼哼死了真的要了啊啊啊啊啊……撐不住撐不住了啊啊啊啊喔喔喔喔櫻木櫻木我要撐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

  大概是過了五分鐘,櫻木的腰開始用了更快的速度前后搖擺,讓天才炮操干吳宇舒櫻花穴的速度從一秒五下變成了一秒八下,吳宇舒一對32B的俏乳被櫻木從后面快速的操干而不停的前后搖晃,那一綹馬尾也是呈現波浪的的擺動。
  「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櫻木……喔喔喔喔喔喔宇舒宇舒要不行了啊啊啊……太爽了腳沒力腳沒力氣了呵呵呵喔喔喔喔要去了要去了啊……」

  吳宇舒雙腳發軟的向下掉,膝蓋跪地頓時間變成了狗趴式,櫻木雙手又再一次抓住了吳宇舒的俏乳,在心中記下了時間后后,便開始放開了禁忌,櫻木用他那一根已經百分之百契合吳宇舒櫻花穴的天才炮,又快又猛力地從后面操干吳宇舒。

  「阿阿阿阿恩哼哼哼哼喔喔喔……好爽好爽櫻木櫻木你的肉棒好舒服好舒服哦喔喔……讓宇舒宇舒變得好舒服喔喔喔……」

  「喔喔喔嗚嗚嗚宇舒宇舒好爽宇舒好爽喔喔喔……你的手你的手好厲害好厲害啊啊啊啊……我的奶子宇舒的奶子好舒服喔喔喔被你……被你用的好爽啊……」
  櫻木的腰像是裝上了自動馬達一樣的快速且大力量的操干吳宇舒,然后雙手還不斷的又是搓又是揉甚至還會捏、還會抓的,讓已經因為淫欲的關系而讓本來就是敏感體質的身體變得更加的敏感的吳宇舒完全不計形象的放浪大叫。

  「爽死爽死爽死了啊啊啊啊要高潮要高潮惡啊啊啊啊……好爽好爽櫻木櫻木你的肉棒實在讓宇舒太爽了啊啊啊……喔喔喔恩哼哼哼去了啊……」

  「奶子奶子好熱好熱啊啊啊……宇舒宇舒的奶子被櫻木的手用到好爽好舒服好熱啊啊啊啊……喔恩哼哼鞥停不下來停不下來了啊……又要去了啊……痾痾痾痾痾」

  櫻木連續操干了吳宇舒將近三百多下后,櫻木感覺到到自己的天才炮突然向后縮了一下,櫻木知道也是到了極限的時候,變得更猛烈地操干吳宇舒五十幾下,直到射了將近兩分鐘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射進吳宇舒的櫻花穴中。

  休息了大概半小時后,吳宇舒被詹姆士從地板拉了起來,吳宇舒眼神迷濛中帶著性感的轉頭看向詹姆士說:「換你操我了嗎?」

  「是啊,剛剛你好像被櫻木肏很爽很舒服,我只能說如果櫻木是天堂,那我就會給你地獄般的墮落快感!」

  「求之不得啊!」

  吳宇舒也不過剛調情地回應完詹姆士,詹姆士就抱起了吳宇舒的左大腿,讓吳宇舒的右腳單腳站立著,然后早已經硬的不能在忍受的皇帝槍再次展現他不可一世、天下唯我獨尊的霸道姿態,霸道的狠狠肏進吳宇舒的櫻花穴中。

  而被詹姆士如此霸道的肏入,吳宇舒也忍不住地大聲叫出聲:「啊啊啊啊啊啊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啊啊喔喔恩哼哼天啊天啊太大太硬太長了啊啊啊啊啊……痾痾痾痾痾痾痾……要死要死了啊啊詹姆士我我我不行了啊啊啊啊……」
  詹姆士抱好了吳宇舒的左大腿后,右手伸向了吳宇舒的脖子,沒有出太多利的掐住了吳宇舒的脖子,在淫叫中的吳宇舒瞬間感覺無法正常的叫喊,這種禁約感竟是意外的讓吳宇舒感覺到了一股興奮感從心臟火山爆發出來。

  「喔喔喔啊啊嗯……哼哼哼痾痾痾……痾痾痾痾……不舒服不舒服的感覺……喔喔喔可是可是
評論加載中..
广西快三官方网站 六合宝典最快开奖 我有20万元如何理财 真人裸体麻将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一定 国内前十股票配资平台 辉煌配资 竞彩半全场技巧 股票配资流程 推倒胡麻将碰牌27口诀